A+

鲁本斯油画作品中的暴力和性的绘画元素解析欣赏

法国艺术史家丹纳说:“佛兰德斯只有一个鲁本斯,正如英国只有一个莎士比亚,其余的画家无论如何伟大,总缺少他的一部分天才。”这一部分天才就是鲁本斯所特有的,他的作品永远在英雄的情调上去了解一个题材,并且在这个题材里面包含了一切人间的喜怒哀乐,他的作品经常会出现一些关于暴力和性的画面,从而也形成了鲁本斯独一无二的绘画风格。

鲁本斯油画作品中的暴力和性的绘画元素解析欣赏

鲁本斯的绘画作品有一种强烈的动感和激越的情感。他对暴力和性的诠释表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手法,对暴力的描绘是赤裸裸的,而对性的描绘只是一种暗示。暴力就浮现在画面的动感之中,而性却隐藏在静静地画面当中。正如《抢夺留西帕斯的女儿》一画中描绘的一样,画面上的人物和马匹连成一个不可分割的艺术整体,力量的交错扭动在这个整体中迸发。飘扬的马鬃、头发和斗篷充满了热烈的激情。而这种激情中显露出的却是暴力的泛滥和性的欲求。两位王子对赤身裸体的公主肆无忌惮的抢夺,暴力转化成力量,羞体转化成了美感。鲁本斯总是能通过自己的艺术处理手法让这种暴力和性暗示在画面之中。

鲁本斯油画作品中的暴力和性的绘画元素解析欣赏

鲁本斯创作了一种仅在他的作品中出现的人物面貌(男的强健、女的丰满)和形式(十分强烈的动感)。英国十七——十八世纪著名的美学家夏夫慈伯里说:“美的,漂亮的,好看的绝不是在物质上面,而在艺术的构图设计上面,绝不能在物体上面,而在形式或是赋予形式的力量上。”鲁本斯的作品都是经过他精心设计的,处处充满了力量。例如《屠杀无辜》中反抗者的力量,《圣克亚斯托夫与隐者》中拄着木棒的圣克亚斯托夫那强壮的身躯和沉重的步伐表现出来的勇敢的力量,鼓舞了多少人奋勇前进。这种力量都是对暴力的反抗中表现出来的英雄的力量。鲁本斯的作品呈现出激情四射的动感。尤其是人体运动的扭曲和夸张,可以说是西方绘画史上一道亮丽的奇葩。在鲁本斯的时代,人们观念中宇宙处于永恒的运动之中,他们把他们的周围看作是一个运动的世界,一个充满无限复杂形式的运动的世界。所以他的作品中就有了动感,其中的关于暴力的表现就是通过这种动感呈现出来的。

鲁本斯油画作品中的暴力和性的绘画元素解析欣赏

房龙在《人类的艺术》中这样描述十六世纪的状况:“生活在十六世纪的人性格直爽,身体彪悍……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生存下来,那个时代的每个人火气都很大,动不动就要刀剑相向。当时如果你不杀人,就会有人杀你。历史留给鲁本斯的就是一个充满杀戮暴力的画面。十七世纪欧洲又有新旧教的权力之争,旧教势力用暴力镇压信徒,鲁本斯小时候也受到过牵连,所以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关于暴力的场面,例如《被斩首的圣施洗约翰》,《该隐杀害阿贝尔》等。其中作于1611—1612年的木板油画《屠杀无辜》是他所有反映暴力的绘画中最杰出的一幅,它影响了戈雅的《1808年5月3日夜枪杀起义者》,德拉克洛瓦的《希阿岛的屠杀》和毕加索的《格尔尼卡》等许多后世名作,但比他们的作品更能震撼我们的心灵。画面的故事取材于《马太福音》第二章第16-18节,是耶利米预言的应验,也是基督在受难地遇害的征兆。然而,“鲁本斯运用英雄般的裸体和丰富的情感变化,将文字叙述转变为一件视觉艺术杰作。”此画描绘了一组战争中无辜的平民百姓被大肆屠杀的场景,几个身强力壮的士兵正在屠杀一群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中大部分是妇女,多为年轻的母亲,几乎每个人都抱着自己的婴儿。作品采用对角线的构图方式,将屠杀的场面形象的展现在观众面前。画面中的士兵无论如何惨无人道的屠杀,母亲们仍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孩子,表现出人类至纯至善的伟大母亲用自己柔弱的身躯捍卫自己的骨肉,她们的神情动态与屠杀者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鲁本斯通过暴露侵略者的血腥屠杀、野蛮残酷来歌颂正义和善良。整幅作品形象生动、栩栩如生,人物性格特征明显,善恶分明。但要是你了解了圣经里的故事你就可能会认为此处的杀戮不是一种暴力,而是人类生存的法则。

鲁本斯油画作品中的暴力和性的绘画元素解析欣赏